辽宁大学经济学院教授林木西: 调结构不是“去
首页
阅读:
admin
2019-12-04 05:46

  ◎ 政府部门要敢于放手,进一步引进战略投资者,使其股权结构多元化,最终达到放大国有资本功能作用

  ◎ 调结构不是“去结构”,以重化工业为重心的东北国企产业结构聚集了设备、人才、技术和经验,改弦更张可能会造成失大于得

  ◎ 产业资本与金融资本的分离,阻断了东北国有工业快速升级的通道。东北国企要善用资本之力

  东北振兴绕不过国企振兴。有人说东北也可以搞快消品生产,搞网络经济,不比装备制造挣钱多来钱快吗?辽宁大学经济学院教授林木西认为,东北振兴须因地制宜,不能脱离实际。东北地区的许多重大装备牵涉到国计民生、战略命脉,国企振兴不能“另起炉灶”,而是要进一步帮助国企放下包袱加快转型升级。

  林木西说,东北国企既“得之于大”,也“失之于大”。国有大中型企业既支撑东北经济创造过辉煌,为国家作出巨大贡献,也曾支付过巨大改革成本,现在又普遍面临着体制性、机制性和结构性矛盾,背着沉重的债务包袱、人员包袱和社会包袱。要进一步深化国企改革,加快国有经济与民营经济混合发展的步伐。政府部门要敢于放手,进一步引进战略投资者,使其股权结构多元化,最终达到放大国有资本功能作用,要在不失控制力的情况下激发活力。

  林木西认为,调结构不是“去结构”,以重化工业为重心的东北国企产业结构聚集了设备、人才、技术和经验,改弦更张可能会造成失大于得。调结构首先要调整投资结构,不要依赖房地产等带来的一次性收入,更应注意塑造未来的产业结构,以投资结构优化促进产业结构升级。调结构必然会降下来一些速度,衡量国企发展好坏,不仅要看总量,还要看含量,包括增长质量、环境质量。此外,更要看含金量,包括科技含量和金融含量。

  “东北过去最大的优势在于产业资本,未来最大潜力在于启用金融资本,产业资本和金融资本相融合尤其重要。东北国企研发制造的多为重大项目,回收周期长、风险大,没有金融资本的融入,企业只能‘小打小闹’。融资难、融资贵加上融资渠道单一,利润本已十分微薄的装备制造业更是雪上加霜。产业资本与金融资本的分离,阻断了东北国有工业快速升级的通道。东北国企要善用资本之力,在发挥政府投资作用的同时,加大市场投资和民间资本投资的力度,同时采取各种政策措施给投资方相应回报。”林木西说。(经济日报记者 孙潜彤)